返回顶部
傻嘟嘟手机站:您身边最放心的安全下载站!
  • 安卓最新
  • 苹果最新
  • 最新教程
您的位置:首页 > 教程 > 手机应用 > 正文
  谁念西风独自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,主角舒橙、何以南。舒橙刚想扭动腰带扣,人就被何以南大力的一把甩到了病床沿上。后腰结结实实的撞到床边上,加上之前从楼梯口滚落的伤口,舒橙痛的深吸一口气才压制住嘴里的呼痛声。
 

  谁念西风独自凉小说试读:

  舒橙刚想扭动腰带扣,人就被何以南大力的一把甩到了病床沿上。

  后腰结结实实的撞到床边上,加上之前从楼梯口滚落的伤口,舒橙痛的深吸一口气才压制住嘴里的呼痛声。

  身子从床上滚落,舒橙整个人的身子像是落叶般被他随意的扭搓着,何以南拽着她的衣领,将她疲软的身子从地上拉了起来,大手掐着她的脖子,将她按在了床上,声音似是从冰窖中传来的一般。

  “舒橙,你对魏子博真的是情真意切啊!”

  舒橙浑身一震,恐惧的看着何以南,张嘴想解释,可是话到嘴边却久久没有说出口。

  “我......”

  话还没有说完,舒橙的身子已经被一股大力拉扯着朝着门口走去,身后的魏子博被一群保镖围住,拳脚如雨滴一般的砸在身上。

  舒橙绝望看着魏子博,眼泪随着摇头的动作滑下,可是她却什么都不敢说。

  她怕,再给魏子博求情,才真的是将她送向死亡。

  舒橙像是一块抹布一样被何以南拎着上了车,一路沉默的冷峭再次回到了熟悉的别墅。

  管家早就恭候多时,但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了,想必是因为之前魏子博闯入遭到了牵连,才会换的管家吧。

  舒橙还没有回过神来,何以南从另一边打开门,扯着她的胳膊就往外拽,丝毫不顾及她身上的伤,以及刚刚流产过后的不适。

  将她扔在床上,何以南嫌恶的站起身,居高临下的看着躺在床上的舒橙,“好好整理整理自己,下个月我结婚,你可得盛装出席啊。”

  “结婚?”舒橙猛然转过头,对上何以南狡黠的眼眸,声音颤抖的问道:“你要结婚?”

  何以南不以为然的点点头,“对,我要结婚,而你将会作为伴娘出席。”

  “我不要!”舒橙干净利落的拒绝,他怎么可以...怎么可以让她眼睁睁的看着他结婚。

  “不要?”何以南骤然一冷,低下身子看着舒橙的眼眸,“这可由不得你!”说完,转身走出了卧室。

  房间的温度很足,明明很暖和的温度,舒橙却觉得像是被人扔进了冰窖里一般,整个人浑身战栗着,双手不由的紧紧环住自己的双臂。

  又一次被囚禁了,而这一次,她却再也期盼不起来了,她宁愿何以南这辈子都把她扔在这个别墅,任她自生自灭的好。

  安静的在别墅度过了一个月,舒橙不哭不闹,甚至连话都不说,每天将自己关在房间了,除了吃饭,几乎没有人进她的房间。

  一个月的时间过得很快,舒橙想着就这么了却余生也好,可是,为什么老天就是连一个让她自我毁灭的机会都不给她!

  何以南来的那天,外面下着很大的暴雨,漆黑的夜幕笼罩在电闪雷鸣中,舒橙一个人卷在被子了,全身不住的颤抖着。

  她怕打雷,害怕漆黑的夜晚,当一道明亮的闪电从头顶劈过的时候,她全身的毛孔都在叫嚣着,颤抖着。

  忽然,门从外面被踹开,一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门口,浓郁的酒味扑鼻而来。

  舒橙的手不由的攥紧了被子,身上的冷汗被门口进来的风一吹,全身不由的战栗起来。

  还没等舒橙反应过来,身上的被子被何以南暴戾的一把掀开,早就骨瘦如柴的身子像是浮萍一般被他扯着拉起来,照着墙面甩去。

  胳膊撞到墙上,舒橙难忍疼痛的低呼一声。

  一道闪电将漆黑的夜空点亮,像是心上开了一道伤口,淋漓的雨水倾盆而出。

  舒橙被他大力的按在墙壁上,身上的睡裙被他一把拉扯成了碎片。

  注:为了保护版权,本站不提供在线免费阅读;需要的用户可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进行免费阅读。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