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顶部
傻嘟嘟手机站:您身边最放心的安全下载站!
  • 安卓最新
  • 苹果最新
  • 最新教程
您的位置:首页 > 教程 > 手机应用 > 正文
  一花盛开一世界小说最新章节阅读,主角苏怀染、顾豫泽。也不知道为什么,从顾豫泽口中听到江浔安这三个字,她就觉得有种很莫名的讽刺。或许谁都有资格指责她,唯独顾豫泽没有。
 

  一花盛开一世界小说试读:

  也不知道为什么,从顾豫泽口中听到江浔安这三个字,她就觉得有种很莫名的讽刺。或许谁都有资格指责她,唯独顾豫泽没有。

  苏怀染并不想和他多争辩什么,只是对着电话那头用最平静的语调说:“豫泽,你还要继续质问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?你有这时间,我们去把婚离了。”

  “你做梦!”顾豫泽的声音有些冷,近乎是咬牙切齿说出这三个字。

  说完,他单方面切断了电话。

  苏怀染看着已经结束的通话出神,她不死心,直接又给他回了个电话,大概是真的觉得累,一点也不想在这些事情上面纠缠,能结束一样就算一样。

  这次顾豫泽还是接了电话,不过语气依旧不好。

  “苏怀染,你死了这条心,我不离婚。”他只咬住这几个字,任凭她说什么也都无动于衷。

  她沉默了一会儿,是真的想要心平气和的和他说话,捏了捏自己的眉心,缓缓道:“豫泽,我不想和你吵架,今天下午我去看怀礼,如果你愿意,下午三点我在那等你。”

  苏怀染停顿了瞬,又道:“怀礼已经和我说了好几次,他说已经好久没见到你了。豫泽,如果你还有点心,就当去看看怀礼吧。”

  她不知道这番话说出来还有没有意义,她的这三年的婚姻里,说不上她和顾豫泽之间到底是种什么感情,而最开始的源头,只是因为怀礼……

  还有她那去世的母亲,养母。

  如果说但凡顾豫泽还有些良心,那他就会答应。

  “好。”

  好久之后,她听到电话那头的男人沉沉地应了一声。

  苏怀染一颗心稍稍放了下来,放下手机的时刻才发现手心里已经满是冷汗。

  顾凉蓁之前说过,她到底什么时候才可以好好的为自己活一次?

  其实想想也有过,在这三年里,有无数次她都想要和顾豫泽好好过下去,可当她最后下定决心的时候,却没了这样的机会。

  要说造化弄人,却也是实然。

  苏怀染今天没有事情,期间只有律师萧琤打过来一个电话,和她交流父亲的案子最新的情况。还是和先前一样,只要找不到那个关键人物徐淮,那这事情就算是陷入僵局,只能期盼事态不会往更糟的情况去发展。

  可这次苏怀染的态度却不一样。

  “萧律师,我有办法可以找到这个徐淮,最近这些日子麻烦您了。”她的语气难得的轻松,可却又听得出来满是疲惫。

  萧琤讶异了一下,随后语气染上欣然,道:“是真的吗?如果说这个人愿意出来作证,证明你父亲和检举信中所说的事情无关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”

  “谢谢您,可能还要在等上几天,不会太久的,真的。”

  “不客气,这是我该做的。”

  此时苏怀染坐在街头转角的位置,身后就是一个咖啡馆,有浓郁的香味从里面传出来,这种味道是暖的。

  她挂了电话,鼻间有些酸涩。

  冬日里难得的好天气,头顶清亮的阳光笼罩而下,她动了动手指,想要伸手将这些阳光纳入手掌之中,可终究只是握到了一片虚无。

  她的手心慢慢按在小腹的位置,即使隔了这么多年,回忆起来也还是觉得疼,是已然浸透到骨髓里的疼。

  江浔安不会懂,除了她之外,任何人都不懂。

  要不怎么说,都是她咎由自取呢。

  苏怀染敛下眼睫,慢慢收起情绪,起身离开。

  ……

  下午两点的时候,她就已经在医院里面陪着怀礼。

  四年前父亲苏泯生突然入狱,没多久怀礼就出了事,本来现世安好的一个家突然之间轰然倒塌,那段时间算是她人生里最灰暗的时候了。

  就算和现在比,她也觉得现在所受的和之前所受的无法比较。

  怀礼是自闭症,根本不会和任何人交流,除了顾豫泽。

  后来母亲因为肝癌去世,在她走之后把眼角膜捐了出来,而这个受捐者就是顾豫泽。

  顾豫泽年长她几岁,而他们第一次遇见,就是她最狼狈的时刻。

  是她和江浔安正式分开的那天。

  那时候,她已经有三个月的身孕,情绪过激引发的先兆流产现象,但好在孩子保住了。

  而那时候送她来医院的这个男人,一个素不相识的年轻男子,却被医生当成她孩子的父亲骂的狗血淋头。

  那是她第一次见到顾豫泽,他白色衬衣的袖口沾着些血迹,是她留下的。

  而那时候,她甚至连名字都没问,只是闷闷的对他说了句谢谢,也不听医生的关照自己离开。

  后来,她用三年婚姻,还了他这一段恩。

  原以为可以更长久……

  顾豫泽的出现打断了苏怀染的回忆,他穿着一丝不苟的深色西装,和初见时没什么区别,只是那时候给她的感觉,是暖的。

  而不像现在,好像多说半句话都是浪费。

  坐进他的车里,苏怀染就把早就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拿出来,也不知道这东西这次会不会有用,她用平静到麻木的声音说着:“签字吧,拖着并没有意义。”

  顾豫泽看了一眼,倨傲的眉眼间露出冷淡的嘲讽,并没有伸手去接。

  意思很明显,他不离。

  苏怀染举着也觉得手酸,她把两份协议放在一旁,心平气和道:“豫泽,我先恭喜你。”

  “什么意思?”男人睨着她,声音冷淡。

  “陆秘书怀孕了不是吗?你妈盼了这么久想要有个孙子,现在也如了她的愿,不是应该恭喜?”

  顾豫泽脸色微沉看着她,听着她用柔和的语气说着这些话,心里一阵莫名的烦躁。

  他松了松领带,手臂撑在敞着的车窗上,皱眉道:“谁告诉你的?”

  苏怀染抿了抿唇,忽而轻笑,看着他说:“豫泽,我亲眼看到过。”

  顾豫泽大概是有些想起来是怎么一回事,有时候犯了错的男人偏生不会觉得自己是错的,只会把原因归咎在女人身上。

  而顾豫泽却是冷笑道:“小染,你就算看到,也照样不介意,不是吗?”

  注:为了保护版权,本站不提供在线免费阅读;需要的用户可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进行免费阅读。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