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顶部
傻嘟嘟手机站:您身边最放心的安全下载站!
  • 安卓最新
  • 苹果最新
  • 最新教程
您的位置:首页 > 教程 > 手机应用 > 正文
  总裁的天价小娇妻小说最新章节阅读,主角萧靖风、温夏言。亲爹不疼,男人劈腿她同父异母的妹妹,亲妈的死因成谜?鬼知道温大千金在二十岁生日的前一天经历了什么?
 

  总裁的天价小娇妻小说试读:

  阳城的冬日一向很冷,连日阴雨绵绵,气温低迷。

  大概是因为天气太冷,机场的游客十分稀少,稀疏的人群搅弄出低迷的气氛。

  国际航班落地,温夏言随着客流下了飞机,扫了一眼人迹寥寥的机场,多年未曾回来过,再次站在这片土地上心境越发不同。

  她明天就满二十岁,妈妈留下遗书,在她二十岁生日的时候,接手她的全部财产。

  没错,温夏言这次回来,就是回来接手妈妈留给她的财产的。

  “快,在那边,快追!绝版头条啊不能放过……”

  忽然一阵喧嚣由远而近,一群人扛着单反摄像机,争先恐后的朝着一个方向窜过去,速度之快,一转眼就从这头转移到了那头,这份喧哗在空旷的候机场回荡着,平添了几分生气。

  温夏言顺着那个方向望过去,一群训练有素的保镖,统一穿着黑西装,仔细将一个身形颀长的男子护在中央。

  他留着时下最流行的发式,直挺的鼻梁下,薄唇紧抿,一张黑超遮住了半张面孔,看不到他的眼睛,可温夏言有种感觉,那副墨镜背后的眼神,犀利如剑。

  另一边,机场保安也在匆匆赶来,趁着记者们的话筒戳到那人脸上之前,将他们拦截在了半路上。

  可即便如此,他的行程还是受到影响,疾行的脚步顿在原地,棱角分明的面庞上,分明呈现出不爽的神色。

  “萧少,是我们的疏忽,请原谅……”机场负责人的态度十分敬畏,像是怕极了眼前这个萧少,现在可是大冬天,他却在这个萧少面前出了一头汗。

  萧少冷哼一声,视线都没挪一下,薄唇微张,吐出冰冷的一句话,没有半点温度:“若有下次,你自己知道后果。”

  “是是是,萧少放心,没有下次,没有了……”负责人抹着冷汗,越发弓下腰去,恨不得跪在他面前才能表示自己的敬畏。

  萧少不再说话,连一点眼角余光都不屑留下,迈开长腿,错身而过,直接从负责人身边走过去。

  一袭黑风衣的下摆被风吹起,在他身后高高飞扬,宛如猎鹰的翅膀。

  保镖们在他身后一字排开跟上,这个年轻人,仿佛什么都不需要做,天生就有一种帝王一样的气场,他走到哪里,都是主角。

  他身上,没有半点儿公子哥儿的纨绔气息,反而凌厉尖锐的很。他出现的时候,这个寒风萧瑟的凛冬,仿佛更加冷了几分。

  温夏言漂亮的眼睛眨了眨,目光不由自主被这个叫做萧少的男人所吸引,那眸子里,满满的都是赞赏,仿佛她看到的不是一个帅气霸道的男人,而是一块稀世珍宝。

  萧少路过门口,有意无意中,他帅气的面庞向温夏言这边倾斜了一些,隐藏在墨镜后的眼睛,也不知道是不是对上了温夏言的眸子。

  “对不起小姐……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

  温夏言被人撞了一下,陡然回过神来,意识到自己盯着一个陌生人看了许久,从未如此失态的她脸红了一下,生怕被人看出来自己心中所想:“没事的,我不要紧。”

  当她再次抬眸看向出口,那里已经空荡荡的,那个叫做萧少的男人,早就走得不见人影。

  温夏言并未将这个小插曲放在心上,就像每天都会遇到路人甲,温夏言拦了一辆车,直奔温家。

  温氏企业这些年来发展神速,温氏的老板温振华更是大器晚成,年过半百却开始走上人生巅峰,事业爱情双丰收,娶了娇妻续弦,更是有一双貌美如花的女儿。

  有传言道,温振华是个吃软饭的主儿,若是没有他妻子叶兰,温氏走不到今天这一步。

  车子在温家的小别墅门前停下,温夏言拖着箱子下车,看了一眼多年未曾回来过的家,多了几分缅怀,深吸一口气,举步进门。

  “爸,我回来了。”

  迎接她的不是温振华的笑脸,反倒是大家都在,一屋子人,神情一个比一个严肃,宛如等着一场三堂会审。

  连她十多年的恋人林长清都在。

  温夏言的目光在后妈赵艳丽和妹妹温雪然的脸上一一扫过,最后重新看着自己父亲:“爸,怎么这么严肃,出什么事了?”

  温振华满脸怒气的看着她,二话不说,忽然上前抬手就是一巴掌,硬生生打的温夏言身子转了半个圈,摔在地上。

  旁边温雪然吓得捂住眼睛,弱柳扶风的模样,让人看着着实心疼。

  温夏言被父亲这一巴掌打的懵逼了,许久没有回过身来,灵动的瞳仁写满了不解和委屈,她捂着脸,抬起头来,半边脸蛋已经红肿的不像样子。

  “爸!”这是为什么!她长这么大,从来没有人动过她一根手指头,却在即将过二十岁生日的时候被亲爹甩了一个巴掌。

  “你还有脸回来!”温振华再没有了往日的祥和,开口就是凌厉的指控,那样子,好像温夏言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。

  温夏言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委屈的看着父亲,又扫了一眼林长清,希望从他那里得到一点答案。

  然而林长清也没有了以往的温和,冷眼相对,干脆将视线转开去,不再理会她询问的目光。

  温振华仿佛没有太多耐心和她继续纠缠下去:“我们温家,没有你这样不知廉耻的东西,要不是然然告诉我,我竟然不知道你跑去跟老外搅在一起!”

  这样的指控着实严重了些,她和老外搅在一起?

  温夏言心头如遭重击,立马转头看着温雪然,那目光中充满疑惑和指责,她什么时候和老外搅在一起。

  温振华却用身体挡住她的视线:“然然也是好心回来提醒我,温夏言,你做出这种事,我们温家的颜面何存?”

  温夏言终于寻到一个机会开口辩解:“爸,且不说雪然为什么要这样说我,您先说清楚,我做了什么要接受这样的冤枉?”

  她是常年漂泊国外,进修商贸管理和珠宝设计,却从未想过要和老外有什么瓜葛,她爱了林长清十年,怎么会……

  难怪方才林长清看着她的眼神那样的鄙夷,难道连他都相信这样的说法么?

  温夏言顿时有些失望,心底凉凉的,却依旧不知道,自己到底做了什么让所有人都觉得她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。

  注:为了保护版权,本站不提供在线免费阅读;需要的用户可在APP中搜索小说名字进行免费阅读。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