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顶部
傻嘟嘟手机站:您身边最放心的安全下载站!
  • 安卓最新
  • 苹果最新
  • 最新教程
您的位置:首页 > 教程 > 手机应用 > 正文

 

  异世嫡公主全章节免费阅读 钟惠韵冉文武全本免费阅读地址入口。营帐中,钟惠韵坐在卧榻上,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。钟惠韵心中还是在纠结,自己到底要不要去。若果去了,真的能够找到那所谓的‘雷劈草’么?

  异世嫡公主小说试读:

  噼啪!

  一道闪电划过,没多久,天空便下起了倾盆大雨。

  营帐中,钟惠韵坐在卧榻上,一副心神不宁的样子。钟惠韵心中还是在纠结,自己到底要不要去。若果去了,真的能够找到那所谓的‘雷劈草’么?

  “公主,您都愣神一整天了,先吃点东西吧。”一会的功夫,绿叶就在桌子上摆满了菜肴。不过,军营驻地,倒也没有什么好吃的。

  “我没有食欲,饿了你就先吃吧。”虽然是个丫鬟,但是钟惠韵却没有把绿叶当做下人看待。

  “公主,徐副将已经派人出去寻找雷劈草了,冉文武将军吉人天相,不会有事的。您还是过来吃点吧,不要到时候冉文武将军还没有好过来,公主您自己又倒下去了。”

  绿叶犹豫了一下,才继续刚才的话题说道:“如果您倒下去了,可就没有人去照顾冉文武将军了。”

  “对,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。”钟惠韵忽然想明白了,抬头看着营帐外,心中闪过一丝坚定。

  想明白之后,钟惠韵快步走到桌子旁边,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着饭菜。

  “咳咳咳……”

  “公主慢点吃。”绿叶连忙跑过去,用手拍着钟惠韵的后背。好一会之后,钟惠韵才慢慢的缓了过来。

  “绿叶,我要上山。”钟惠韵抬头,看着绿叶说道。

  钟惠韵忽然冒出来这句话,差点没把绿叶给吓死。绿叶惊慌的说道:“公主,您可不能犯傻啊。这风大雨大的,还打雷,你一个人上山会出事的。”

  “我只是跟你说一下而已,难不成我要去哪里还要你批准么!”钟惠韵坚定的说道。如果连尝试都没有尝试,又怎么会知道找不到呢。

  回来的时候,钟惠韵就注意到了,距离营帐不远的那座陡峻的高山上应该会有徐斌口中所说的雷劈草。

  八九月份,正是毒蛇出没的季节,再加上现在又是雷雨天气。可为占据了天时地利,能不能成就看自己了。

  “公主……”绿叶还想说些什么,不过却被钟惠韵一眼给瞪了回去。

  “把桌子收一下,我要歇息了。”钟惠韵吩咐道,说完便朝着卧榻走去了。

  绿叶见公主不再提起上山的事情,也没有多说什么,收拾了一下碗筷便退了出去。

  绿叶刚刚退出营帐,钟惠韵便从卧榻上爬了起来,拿了一件蓑衣便消失在了营帐中。也许是因为风大雨大,营帐外边的巡逻队伍也稀稀松松的。

  钟惠韵认准一个方向,便偷偷的跑了过去。

  “什么人,站住!”就在钟惠韵将要离开营帐的时候,却被一队巡逻的人马给发现了。

  “站住!不然我们就放箭了!”

  一听说要放箭,钟惠韵心中一凛,立刻止住了脚步,慢慢的转过身来。道:“大胆,你这是在威胁本公主吗?!”

  “参见公主!”这些人一看,果然是冉文武带回来的公主,立刻跪了下来。

  “起来吧。你们也不用惊慌,本公主念你们在风雨中守卫不易,特地出来查看一下。看你们如此尽职尽责,本公主深感欣慰,这些碎银子就当做是给你们的奖赏了。”说完,钟惠韵从身上掏出来一包银子,也不管有多少,统统扔了出去。

  “保家卫国,死而后已!”领头的接过银两,掂量了一下,大声回到。

  “好了,你们道别出去吧,本公主也要回去了。”说完,钟惠韵便转身往回走。

  “恭送公主!”

  等巡逻队消失在雨中之后,钟惠韵立马转身,跑出了军营驻地。

  “呼,好险啊。”钟惠韵拍了拍胸口,继续向前。

  这场雨来的很急,路上弥漫着灰蒙蒙的水汽,根本就看不清楚前路,钟惠韵跌跌撞撞的在泥路上走着。

  轰隆!

  头顶上不时传来骇人的雷鸣声,钟惠韵一路上都是心惊胆战的。山上满是参天大树,钟惠韵深怕一不小心就成了这雷下亡魂。

  不过,钟惠韵虽然上山了,但是军营里面却乱了套。公主不见了,这可是大事情,绿叶立刻把这件事告知了徐斌。

  “绿叶姑娘,公主有没有跟你说过她要去哪里?”徐斌问道。

  “公主说要去山上帮冉文武将军寻找‘雷劈草’。”绿叶颤颤巍巍的回道。

  “都是我不好,把公主给看丢了。呜呜呜……”说了没几句,绿叶就开始大哭起来。

  “先别哭,公主有没有说要去哪里找雷劈草?”徐斌心中也是焦急万分,也怪自己,没事跟公主说这些作甚。

  “我…我不知道,公主只是说要去找药,并没有说要去哪里。”

  “好了,你先在营帐中带着,我这就派人去找。这么点功夫,想必公主还没有走远。”徐斌知道从绿叶这里是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了,事不宜迟,找人才是正事。

  没多久,一列列**就从军营里面开了出来,朝着四面八方散去。

  “报告徐副将,刚刚有人来报,说是知道公主的去向。”一个哨兵来报。

  没多久,那个自称见过公主的人便被带了上来。徐斌正色道:“你知道公主的去向?”

  “知道,不久前公主曾出现在北营,当时属下刚好巡逻到那里……”接下来,这个伍长便把之前的事情完完整整的给说了一遍。

  “哼!还不快带路!”徐斌杀了这个伍长的心都有了,但是徐斌知道,就算现在杀了这伍长也是于事无补。

 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着北营的方向走去。这个时候,钟惠韵已经开始上山了。雨水混合着泥浆,让山路变得极为湿滑难走。一路上,钟惠韵几乎是手脚并用才爬上来了。

  山上,雾气环绕,入目的都是一些灌木丛。

  “瞧我这记性,连蛇毒草长什么样都没有问清楚就跑来了。”钟惠韵现在才意识到自己没有见过蛇毒草,就算是遇上了也不知道。只是,现在都爬到半山腰了,再下去的话……

  “不管了,先爬上去再说。那徐副将说过,雷劈草一般会出现在山崖上,我先去碰碰运气,实在不行再说。”钟惠韵牙关紧咬,继续往上爬去。

  就在钟惠韵做思想斗争的时候,脚步一滑,便跌倒在地。整个人像滚雪球一样往山下滚去。

  “啊……”钟惠韵心中恐惧不已,两只手不断的乱舞着。

  砰……

  还好山上灌木丛比较多,钟惠韵滚落了一段距离之后,便撞在了一颗小树苗上,摇晃了几下终于是停了下来。

  “啊…疼…”钟惠韵慢慢的爬起来,翻滚了这么远,身上的衣衫也被荆棘给划破了。手上显露这一条条划痕,在雨水的浸泡下火辣辣的疼。

  嗤啦!

  钟惠韵也是个倔强之人,随手撕下一块布条抱住伤口,跌跌撞撞的又爬了上去。有了这次的经验,钟惠韵可不敢分神了。

 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,钟惠韵也爬到了山顶,可是却没有见到什么毒蛇草。天上依旧下着雨,雷鸣不断。

  “难道真的没办法了吗?”钟惠韵翻遍了整个山头也没有见到徐斌口中所说的‘雷劈草’。

  “公主……”

  “公主……”

  “公主……”

  ……

  钟惠韵低头一看,山下面隐隐闪现着火把,还有对自己的呼喊声。不用想,钟惠韵也知道这些人肯定是上来找自己的。

  钟惠韵没有找到‘雷劈草’,心灰意冷之下,便也没有了找下去的心思。

  “为什么!……”钟惠韵仰天大喊了一声。

  不过,面对这撕心裂肺的喊声,苍天是不懂得回答的。钟惠韵的声音不断的在山谷间回荡。

  “快快快,公主就在上面!”听到回声,徐斌立刻知道了钟惠韵的方向,拼命的朝山上爬去。

  山巅上,钟惠韵觉得自己的视线有些模糊。泪水混合着雨水流到嘴角,味道咸咸的。

  噼啪——

  一道闪电划过,破开了山顶的黑暗。忽然间,钟惠韵好像看到了什么。在山崖往外延伸的一块石头上,一颗小草从石缝中冒了出来。

  “蛇毒草?”钟惠韵不敢确定。

  “不管了,先拿过来再说。”钟惠韵一咬牙,来到悬崖边,蹲下身子慢慢地移了过去。

  就在这时,有一道闪电划过。轰隆!闪电击打在钟惠韵眼前的那颗小草上。

  大石头瞬间崩坏,碎石不断的往下滑落。钟惠韵也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被吓了一跳,整个人向后倒去,身子麻了一半。

  恢复知觉后,钟惠韵立刻爬了过去,见那颗小草还是好好地,钟惠韵才放心了不少。

  “好险,差点就被劈死了。”尽管死过一次了,但是钟惠韵心中还是有些后怕。

  不过,现在可不是害怕的时候。钟惠韵知道那块大石头已经被劈碎了,去挖草的话会很危险,所以钟惠韵便找来了一根棍子,远远的戳着。想要用棍子把蛇毒草给勾过来,这样就不用那么冒险了。

  不过,钟惠韵鼓捣了许久,也没能把那颗小草从石缝中挖出来,心下不免有些着急。这天色就快要黑了,若是再不快点,恐怕今晚就要在山上过夜了。

  “有了!”钟惠韵的眼光在四周扫了一遍,便看到一根不知名的藤子。

  “果然是天无绝人之路,上帝关了一扇门,总会留下一扇窗的。”钟惠韵也不管自己身上的伤口了,双手一用力,就把那根野藤子给扯了出来。钟惠韵用力的扯了几下,试一试这根野藤子的结实程度。

  见藤子没有什么反应,钟惠韵便将绳子折成三段,扭成一股绑在了自己的腰间,另一头则绑在了一颗大树上。

  做好这些之后,钟惠韵嘴角露出一丝微笑,暗道:“这回,你跑不了了吧。”

  有了这根绳子,钟惠韵放心胆大了许多,直接走到悬崖边上,一只脚踏了上去。见没有什么动静,钟惠韵整个人才慢慢的站了上去。

  钟惠韵抓住蛇毒草,慢慢的拔了出来。就在这时,徐斌也爬到了山顶。见钟惠韵竟然站在了悬崖边上,心中惊恐万分。道:“公主,危险,快回来!”

  “啊?什么……啊……”徐斌的喊声把钟惠韵给吓了一大跳,下意识的,钟惠韵就站了起来,脚步往后退了一步。

  那块石头本就松碎了,经过钟惠韵这么一站,立刻崩坏开来。钟惠韵只觉得自己脚底一空,整个人就掉了下去。

  “公主!”徐斌惊骇欲绝,立刻扑上去,揪住了绑在钟惠韵身上的那根野藤子。还好这根野藤子被钟惠韵加工了一下,还算结实,没有一下子断掉。

  秋雨朦胧,冷风扑面,掉下来的一瞬间,钟惠韵以为自己死定了,以为自己会很害怕,会大吼大叫……可是,这些都没有。悬在半空中,钟惠韵忽然淡然,明悟了。生死,也不过如此而已。

  “公主别怕,末将这就拉你上来。”抓住了藤子,徐斌心中安定了不少。

  说罢,徐斌手臂发力,慢慢的把藤子往上拉。徐斌不敢太用力,生怕一不小心就把绳子给拉断了。毕竟,这崩碎的石头可是和刀锋一般锋利,这小小的野藤子随时都有可能被割断。

  终于,钟惠韵的脑袋慢慢的露了出来。徐斌心中大喜,继续小心的往上拉着。

  “公主不要怕,再等等就成了。”徐斌一边拉,一遍开口安慰。生怕钟惠韵会胡乱挣扎,那样可就危险了。

  “我不怕。”钟惠韵嘴角含笑的看着徐斌,脸上一副淡然的神情。

  就在这时,异变突起,徐斌所站的那块石头被雨水浸泡了那么久,忽然松动,朝着下方的钟惠韵砸了下去。徐斌失去平衡,也随着掉落下去。不过,好在徐斌手疾眼快,在掉下去的瞬间一伸手,攀在了悬崖边上。说时迟,那时快,这一切变化不过是眨眼的功夫。

  而钟惠韵则没有那么幸运了,巨石砸断了钟惠韵赖以救命的野藤子。

  “徐副将,接着!”在石头跌落的瞬间,钟惠韵就知道自己凶多吉少,难逃一死了。一转念的功夫,钟惠韵把蛇毒草根部的泥巴抓成一团,朝着徐冰扔了过去。

  “公主!……”

  ……

  至始至终,钟惠韵都没有害怕过,也没有挣扎和呼救。徐斌看着手中的蛇毒草,心中感慨不已。一个女子尚且如此,自己一个大老爷们害怕什么!

  一会儿的功夫,那些士兵便冲了上来,手牵手把徐斌给拉了上去。公主跌落悬崖,生死不知,众人心中一阵黯然,场面死一般的寂静。

  “传令下去!全力寻找公主,生要见人,死要见尸!”

  “是!”

  钟惠韵面对生死时候的淡然,让这些七尺男儿也自愧不如,一个个都被感动的痛哭流涕。听到徐斌的命令之后,众人立刻行动。

  没多久,士兵便送来了绳索,一顺着悬崖坠下去。

  徐冰回去之后,立刻找来了薛神医,把蛇毒草交到了他的手中。不过,徐斌并没有把钟惠韵的事情说出去。冉文武需要静养,知道这个消息之后肯定会内疚不安的。

  我不杀伯仁,伯仁却因我而死。以冉文武的重情重义,徐斌不知道若是冉文武知道这件事情之后,会做出怎样的举动。

  雨势减小,第二天便放晴了,但是依旧没有找到钟惠韵的消息。

  营帐中,绿叶坐在卧榻之上,宛如热锅上的蚂蚁。

  “都一个晚上了,怎么还没有公主的消息。不行,我要去找徐副将给问问。”绿叶丢下手中的东西,朝着营帐外走去。

  ……

  冉文武的营帐,薛神医正在给冉文武把脉。徐斌等人静静的站着,大气也不敢喘一声,生怕打扰了薛神医的思路。

  “冉将军的伤口已经开始愈合,只要再把体内的余毒清除就没有什么大碍了。”薛神医起身,转过来对着徐斌说道。

  “徐副将,不知道这棵雷劈草是在哪里找到的?”

  “这棵雷劈草,是在北营的剃头山上找到的。薛神医这么问,难不成这棵雷劈草又什么问题吗?”

  “没有,这棵雷劈草很好,很新鲜。应该是刚刚形成就被采摘了,这对于冉将军的伤势很有好处。只是,要挖到这样的雷劈草,可是要冒着很大危险的,一不小心可就是葬身雷电的下场。”薛神医慢慢地说道。

  听完薛神医的话,徐斌对于公主的行为又敬佩了几分。雷劈草,顾名思义就是被雷电劈过的蛇毒草。

  “没想到公主一介女流,竟然有如此胆识。唉……”叹了一口气,徐斌便走了出去。到现在还没有公主的消息,徐斌哪里坐得住。如此体恤臣民的公主可是不多见啊。

  “找到公主了没有?”见到哨兵跑来,徐斌立刻问道。

  “回禀徐副将,那悬崖太深,下面还有瘴气,我们根本下不去啊。为此,我们已经在折损了好几个兄弟了。”

  “上面找不到就从下面着手,哪怕是全军覆没也要找到公主!”徐斌命令道。

  “还有,那几位兄弟的家属,要好生照顾,抚恤金一定不能少……”徐斌拍了拍那哨兵的肩膀,吩咐下去。

  就在徐斌准备转身的时候,绿叶却找了上来。问道:“徐副将,不知找到我家公主了没有?”

  “绿叶姑娘,是我们无能,到现在还没有发现公主的踪迹。绿叶姑娘先道营帐中歇着,等找到公主,我们一定第一时间告知。”

  “哦,对了。徐副将,不知这附近有没有溪流什么的,公主的衣衫弄脏了,我去给公主洗洗。”

  “溪流?有有有,出了北营往左拐,没多久就是了,我们营帐的用水就是从那里取来的。”徐副将巴不得先把绿叶给支开,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向她解释。

  徐斌指了个方向之后,绿叶便回到营帐中,把钟惠韵的衣衫收拾了一下,用木盆装着,朝着江边走去了。

  “看来徐副将没有骗我,这里果然有条大河。”绿叶看着几十米宽的江水说道。

  忽然,绿叶的目光好像被定住了一般,一直盯着江面看个不停。

  一个白色的东西漂浮在江面上,随着水流流了下来。

  “那衣服好熟悉,好像是公主的……”绿叶想到了什么,惊讶的张开小嘴,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  距离越来越近,绿叶已经可以看清楚在江面上飘着的正是自家公主无疑。

  “公主!……”说着,绿叶就要冲进去把公主捞起来。可是跑到一半,绿叶才知道自己不懂水性,进去了也救不了公主。

  当下,绿叶不迟疑,捏起一角就朝着军营跑去。一边跑一边喊:

  “徐副将!”

  “救命啊!”

  “公主掉水里了!”

  ……

  绿叶尖锐的声音,立刻惊动了军营里面的守卫。听到叫喊,巡逻队立刻跑了过来。

  “你…你们…江边…公主…”跑得太急,绿叶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。

  一听到‘公主’两个字,巡逻队不敢耽搁,立刻朝江边跑了过去。

  这时候,徐斌也跑了出来,一把揪住绿叶的手,急切的问道:“你刚说什么,公主有消息了?”

  “公…公主掉水里了…”绿叶一边说,一遍用手指着江边的方向。

  “快,带我去!”徐斌不敢迟疑,拖着绿叶就跑了过去。

  “通知薛神医过来!”临走了,徐斌还不忘下了一道命令。

  没几分钟的功夫,一行人便来到了江边。这时,钟惠韵已经被巡逻队给捞上来了。

  “公主,公主,你醒醒,你可不要吓我啊。”绿叶一上来就哭喊着扑上去,一把抱住了钟惠韵摇个不停。

  徐斌也赶忙蹲下,伸手量了一下钟惠韵的鼻息。见钟惠韵还有出气,便一把推开,把钟惠韵往军营里面抱。

  刚到门口,就遇见了刚刚出来的薛神医。

  “薛神医,快,救救公主!”

  ……

  钟惠韵的营帐里面,一回来,薛神医就给钟惠韵扎了几针,把钟惠韵口鼻里面的水给弄了出来。

  “丫头,找件衣服给公主换上。”

  “徐副将,跟我来抓药。公主受了重伤,又受了风寒,已经危在旦夕了。”

  听了薛神医的话,徐斌不敢迟疑,立刻跟了出来。

  等薛神医熬药回来,绿叶已经帮钟惠韵换好衣衫并盖好被子了。

  不过,由于淋了一夜雨,钟惠韵脸色苍白,嘴唇干裂,发起了高烧。

  “丫头,帮我那一条湿毛巾过来。”薛神医一摸钟惠韵的额头就知道不好,自己预料的事情还是发生了。风寒加上高烧,可是棘手的很啊。

  “丫头,每隔一刻钟就给公主换一次毛巾,直到公主烧退为止。”

  做好这些之后,薛神医才把汤药拿出来,让绿叶给钟惠韵喂下去。

  “徐副将,你老实告诉我,这雷劈草是不是公主找到的?”一出来,薛神医就看着徐斌问道。

  “不瞒薛神医,那雷劈草确实是公主冒险找到的。”接着,徐斌便把钟惠韵采药的事情给薛神医说了一遍。

  听完之后,薛神医也是唏嘘不已。

  在薛神医的调养和绿叶的照顾下,三天后,钟惠韵终于烧退醒了过来。

  “公主,您可算是醒了。”见钟惠韵睁开了眼睛,绿叶高兴不已的说道。

  没多久,薛神医也闻讯赶来了。

  “参见公主!”

  “徐副将,这位是?”钟惠韵刚刚醒来,自然是不认识薛神医的。

  “回禀公主,这位就是给公主治病的薛神医。”

  “哦,原来是薛神医。本公主谢过薛神医救命之恩。”钟惠韵回了一礼,同时示意薛神医和徐斌坐下。

  “敢问薛神医,冉文武将军的伤势如何了?”

  “呵呵,公主不必挂心。服了公主采摘的雷劈草,冉将军已经好多了。再过几日,便又可以上阵杀敌了,哈哈哈……”薛神医捋着自己的胡须,笑眯眯的说道。

  听见冉文武没事,钟惠韵也放心了。

  “好了,公主大病初愈,还需要休息,我们就不多做打扰了。”

  “薛神医慢走。”说了几句话,钟惠韵也确实感到有些困乏,便也不再多留。

  “绿叶,送送薛神医。”

  “是,公主。”

  绿叶起身,对着薛神医道:“薛神医请。”

  送走薛神医,绿叶顺便端来一碗粥。吃完之后,钟惠韵又睡了过去。直到第四天早上,钟惠韵才感觉到身上有了一些力气。

  “绿叶,扶我出去走走吧,这些日子躺在床上都快发霉了。”见外面阳光甚好,钟惠韵便想着出去走走。来了这么久,还没有参观过这古代的军营呢。

  “好,公主慢点走。”

  绿叶参扶着钟惠韵在军营里面逛了一圈,那些巡逻的队伍见到钟惠韵之后都会停下来行礼问好,脸上满是敬佩的神色。钟惠韵冒雨上山,为冉文武将军采药的故事早就在军里面传开了。那些大老爷们一个个都被钟惠韵的行为感动不已,所以在见到真人之后才会那么的激动。

  “绿叶,这些人怎么都怪怪的?”感受到了那些士兵的目光,钟惠韵不禁有些疑惑,难不成自己的脸上有东西?

  “公主,你不知道,现在可是军营里面人人皆知的大英雄了。绿叶跟着你也沾光不少呢,嘻嘻…”接着,绿叶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给钟惠韵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遍。

  “你这丫头,我哪有你说的那么伟大。”钟惠韵没好气的说道,但是心中却是很高兴的。不过,现在回想起来,钟惠韵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脑子一热就跑去采药了。

  不过,如果能够有重新选择的机会,钟惠韵觉得自己还是会义无反顾的上山。

  就在两人调笑的时候,冉文武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两人的身后。

  “末将冉文武见过公主。公主救命之恩,冉文武没齿难忘。”对于眼前的这位公主,冉文武是打心里佩服和感激。原本拦下这位和亲公主,不过是看不惯朝廷软弱的和亲政策,没想到头来却救了自己一命。看来这一饮一啄,莫非前定啊。

  “呵,原…原来是冉文武将军啊,不必多礼。冉文武将军是大魏的国之栋梁,塞上长城,本公主这么做也是为了大魏国考虑……”钟惠韵不愧是二十一世纪的人,这扯皮起来那是一套一套的,直把冉文武说的感动不已。

  “公主言重了,冉文武何德何能,让公主如此赞誉。”

  “呵呵,言不言重的就不说了。不知道将军身上的伤如何了?”

  “承蒙公主大恩,已经好的差不多了。”

  两人边走边聊,不知不觉间便来到了冉文武的营帐前。一路上,钟惠韵心中可是激动不已,眼睛就没有离开过冉文武的脸庞。公主的这一举动,让冉文武脸红不已。若不是常年征战,练就了一身喜怒不言语色的功夫,恐怕就要出丑了。

  “时候不早了,公主请回吧。”

  “现在正是用膳时分,不知本公主能否有幸与将军一起用膳。”钟惠韵正聊得兴起,哪里肯离开。

  “公主,这个…这个,恐怕不合规矩…”听到钟惠韵的这个要求,冉文武可是吓了一跳。按照大魏国的规矩,除了皇上皇后之外可不是什么人都能够与公主用膳的。

  当然,如果是驸马爷的话,肯定是可以与公主一起用膳的。但问题是,冉文武不是驸马爷啊。

  “有什么不合规矩的,不就是吃顿饭么。你不说我不说,谁知道啊。”这么帅气的男人,钟惠韵可是赖上了。

  “公主,末将……”

  “好了,就这么定了。若是你不答应的话,我就回去跟父皇说你轻薄于我。”见冉文武还在推迟磨叽,钟惠韵不得不出此下策了。

  冉文武没想到钟惠韵也会有这么蛮不讲理的一面,没办法,为了自己的项上人头,冉文武不得不屈服与钟惠韵的*威之下。

  没多久,一碟碟菜肴便被端了上来。见到这么多的美食,钟惠韵可谓是食指大动,食欲大开,当下也顾不着看帅哥了,拿起筷子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。

  冉文武虽然是武将出身,粗人一个,但是还是懂些礼仪的。没想到这大魏国的公主吃起来是这么一幅景象。

  “别光顾着看,你也吃啊,不然等我吃完你就只能饿肚子了。”说完之后,钟惠韵继续埋头大吃起来,压根就忘了公主这个身份。

  见此,冉文武也开动起来。不过那样子就要比钟惠韵优雅多了,一举一动都那么有观赏性。

  忽然间,冉文武觉得这个公主有些不一样。洒脱,率性而为,不为世俗的条条框框所束缚。

  蓦地,钟惠韵停了下来,抬头看着冉文武吃东西的样子。心中暗道:“老天,还让不让人活了,长得这么帅也就算了,连吃饭的动作都那么好看。不行了,老娘要沦陷了……”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