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顶部
傻嘟嘟手机站:您身边最放心的安全下载站!
  • 安卓最新
  • 苹果最新
  • 最新教程
您的位置:首页 > 教程 > 手机应用 > 正文
 

  异世嫡公主完整版阅读资源 异世嫡公主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地址。不久之后,绿叶菜慢吞吞的端着一盆水走进来。见冉文武已经在里面了,心中虽然疑惑,但是见公主没有说话,绿叶也不敢乱发问。

  异世嫡公主小说试读:

  “公主,您怎么那么不小心。要是您出了什么事,女婢回去可要怎么交代啊。”营帐中,绿叶给钟惠韵盖好被子。想起之前鲜血飞溅的那一幕,绿叶打了个激灵,心中还是有些后怕。要不是那个薛神医来的及时,医术又高,恐怕公主就真的要出大事了。

  “公主啊,奴婢觉得您以后还是在自己的营帐中吃饭吧,那个冉文武整日舞刀弄枪的实在是太危险了。”说话的时候,绿叶的圆嫩的小脸蛋上红扑扑的,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。

  “公主,若是饿了的话,您就跟奴婢说,奴婢这就给你取来。”

  ……

  绿叶一边忙活,嘴里一边说个不停。钟惠韵躺在床上想,是不是这几日自己表现的太仁慈,太好说话了,以至于这个丫头已经忘记了自己丫鬟的身份。

  不过话又说回来,自己这个假公主的身份迟早是会暴露的。看来这几日得想个办法离开这里才行,不然等到被发现的时候,再想走可就来不及了。

  况且,拦截和亲公主,这可是大事。钟惠韵虽然大大咧咧的,但是心思却不毛糙。钟惠韵知道,这等大事,恐怕已经传回去了。只是这古代的交通和通信太过于落后,所以朝廷的反应还没有传达到这里。

  假以时日,钟惠韵不敢想象自己的结局了。

  “好了,不要说了,宪哥八婆似的。再说的话,信不信本公主把你的嘴巴缝起来。”钟惠韵正烦着呢,所以说起话来也是气冲冲的。

  看见钟惠韵脸色不对绿叶赶紧住嘴,把铜盆里面的脏水断了出去。

  “噗嗤……”见绿叶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,钟惠韵不由得笑了起来。暗道,这小女孩的心思可真是够单纯的,连真话假话都听不出来。

  下午时分,薛大夫又来给钟惠韵换了一次药。不过,这薛神医还真是有两把刷子。那么严重的刀伤,就那么一瓶小药粉就搞定了。换药的时候,钟惠韵也看见了,没有半点发炎的迹象。看到这里,钟惠韵也就放心了。

  “看来老**这条手臂是保住了。”钟惠韵舒了一口气,暗道好险。当时也不知道怎么啦,脑子一热就冲上去了。现在再来一次,钟惠韵估计,就算打死自己也不会那么冒冒失失的冲上去了。

  “公主好好休息,过几日这伤口应该就好的差不多了。”放完药之后,薛神医背起药箱,弓着身子退了出去。

  “还有,公主这次失血过多,要多吃些好东西,这对身体有好处。”营帐门口,薛神医还不忘回头告诫了一句。

  这薛神医不说什么还好,结果这话一出来,钟惠韵就悲惨了。一顿三餐都是三珍海味,连喝水都用人参汤给代替了。当然,这是后话了。

  夜幕降临的时候,冉文武处理完手上的事情,也慢慢的走出了营帐。忙了一天也没有什么头绪,冉文武也是有些烦闷。

  于是,冉文武在营帐外漫步起来。之前挥舞几下,冉文武知道,再过十天半月,自己的箭伤就可以痊愈了。

  “信都疏月,你等着!”冉文武在心中暗自道了一声。

  “将军!”

  “将军!”

  ……

  一路上,巡逻队不停的跟冉文武行礼打招呼。不知不觉,等冉文武再次抬头的时候,却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竟然走到了钟惠韵的营帐前。

  “呵呵……”想起钟惠韵大吃大喝的样子,冉文武就忍不住好笑。公主当成这样,钟惠韵也是第一人了。

  冉文武苦笑了一下,便准备转身离去,里面的那个公主可不好伺候。

  不过,就在冉文武准备转身的时候,绿叶却掀开营帐,从里面走了出来。见冉文武站在营帐前,便上前问道:“公主刚刚还在念叨将军呢,没想到将军这就来了。”

  “绿叶,你在外边嘀咕什么呢。本公主饿了,快去找些吃的来。”这时候,营帐里面传来了钟惠韵有些虚弱的声音。

  “公主,将军过来看望您了,现在就在营帐外边呢!”绿叶兴奋的回了一句。冉文武再想伸手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,只好硬着头皮走了进去。

  钟惠韵躺在卧榻上,脸色有些苍白。冉文武见此,以为自己会继续下跪请罪。可是这个时候,冉文武却没有这种下跪请罪的心思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心疼怜爱的情愫。是一种想要把钟惠韵抱在怀里,好好疼惜的冲动。

  钟惠韵自然看见了朝着自己走来的冉文武,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,好像下一刻就要冲出来了一样。不过,钟惠韵也知道不宜表现得太心急,只好把这股冲动压了下去,并没有子啊脸上表现出来。

  不过,冉文武在靠近钟惠韵的我他之后便定定的站着,眼睛望着卧榻上的钟惠韵,许久都不曾言语。

  “将军。”

  “将军。”

  ……

  钟惠韵一连喊了好几声,才把冉文武从失神的状态中唤醒过来。

  “末将失礼了,还请公主不要见怪。”冉文武的第一反应就是要下跪,为自己的轻薄请罪。可是,身体却不听指挥的站着。

  说罢,冉文武又走进了几步,坐在了卧榻的边沿。冉文武也知道,自己的这番举动是不合乎礼数的,但是心中却很渴望这样去做,渴望去与钟惠韵接触。这是冉文武长这么大以来,第一次有这种想要和一个女人接近的冲动。

  “我这是怎么了,为什么会有一种想要上前抚摸公主的冲动?”冉文武心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,不断的压制着自己想上前抚摸的行为。

  “将军言重了。”钟惠韵把身子往卧榻里面移了移,给冉文武腾出来一片空间。

  “不知将军此番过来,可是有什么事情要说?”钟惠韵慢慢的起身,坐在卧榻之上,看着冉文武说道。

  “公主有伤在身,还是躺着吧。”见钟惠韵要爬起来,冉文武下意识的伸出双手,想要阻止。

  “我还是坐着吧,躺着说话不舒服,也不方便。况且,我只是受伤了,又不是残废了。”钟惠韵一只手撑着,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做了起来。

  冉文武没办法,又不能强行把钟惠韵摁下去,只好随着钟惠韵了。一只手扯过被子,给钟惠韵盖上。

  “多谢将军。没想到将军南征北战,心思也是这般细腻。”钟惠韵见冉文武轻柔的给自己盖上了被子,心中小小的感动了一下,看向冉文武的眼神又柔和了许多。

  “公主言笑了。”一个大男人,被人当面夸赞心思细腻,冉文武颇有些尴尬。一双手停留在半空,一时间不知道该收该放。

  就在两人都觉得有些为难的时候,绿叶却端着饭菜进来了。道:“公主,饭菜来了。”

  “绿叶见将军过来了,便自作主张让厨房把将军的饭菜也送来了,还请公主不要怪罪。”绿叶小心翼翼的说道,深怕一个不小心会惹怒这个喜怒无常的公主。

  钟惠韵听到绿叶这么说,心中高兴还来不及呢,哪里回去怪罪。暗道,这丫头还真是开窍。不过,嘴上还是嗔了一句道:“好了。你个小丫头,拿都拿来了,难道还要送回去不成。”

  “将军如果不介意的话,今晚就在本公主这里用膳吧。”钟惠韵看着冉文武,一脸的期待。

  正如钟惠韵所说的那样,拿都拿来了,难不成本将军还能够拒绝不成?所以,冉文武只好留了下来。

  不过,也许是由于受伤了的关系,这一次钟惠韵吃饭起来的样子倒也还称得上优雅。

  两人交谈了一番,冉文武便抽身离去了。不然的话,还不知道公主还会问出怎么样的问题来呢。不过,当冉文武走出营帐之后,心中却又一种不舍和失落,好像又什么重要的东西掉在里面了一样,想要回去寻找。

  “难不成我喜欢上了公主千金?”冉文武也被自己的菏泽个推测给吓了一跳。虽然将军和公主成婚,在历朝历代也是常有的事情,但是轮到自己头上的时候,冉文武却有一种不知所措的感觉。

  “唉,不想了。”冉文武摇摇头,便转身离开了。

  “公主,我看将军大人是喜欢上你了。”绿叶走到钟惠韵的身边,悄悄的说道。

  “你胡说什么?”钟惠韵呵斥了一声。

  “公主,奴婢可没有胡说。奴婢刚才见将军走出去的时候,脸上有些不舍和落寞,所以次啊会这么猜测的。”绿叶轻声的辩解着,不过眼睛却不敢与钟惠韵对视。

  “好你个丫头,毛都没有长齐全,知道什么叫做不舍和落寞,再说的话,信不信本公主把你卖了。”钟惠韵笑道。

  “本来就是嘛。”绿叶在心中嘀咕了一下,终于是败下阵来。

  ……

  营帐中,冉文武停在一副地图前面,眉头紧锁,不知道心中在想些什么。就在这个时候,徐斌急匆匆的跑了进来。

  “报告将军!”

  “说。”

  “据探子来报,信都疏月那边有动静了。”徐斌道。见冉文武没有什么反应,徐斌便继续说道:“根据情报显示,信都疏月正在调兵遣将,恐怕不日就要有大动作了。所以……”

  “知道了,你下去吧。”听到这个消息,冉文武紧锁的眉头忽然展开了,好像是听到了一个好消息似的。

  不过,对于冉文武来说,这确实是一个好消息。信都疏月龟缩不动,冉文武才担心呢。只要信都疏月有动作,那么针对起来才有方向。

  不过,这营地是不能在待下去了。想到这营地的驻军不过几万人,绝对撑不过对方接二连三的冲击。更何况,营地中还有一个大魏国公主。

  要是公主在两军冲突中有什么闪失,那么自己就算万死也难辞其咎了。

  “明天,就把公主送回雁城吧。”冉文武叹了一口气,便回到文案旁边坐了下来。

  第二日,*练完之后,冉文武便只身来到了钟惠韵的营帐前。站了许久,冉文武最终还是开口说道:“末将冉文武,有事求见公主!”

  里面,钟惠韵慵懒的躺在卧榻之上。秋高气爽,正是睡懒觉的时候,怎么会想冉文武那样闻鸡起舞。

  所以,在听到冉文武的声音之后,还在睡梦之中的钟惠韵一下子便清醒了。

  “绿叶,绿叶……”

  钟惠韵一脚踢在绿叶的侧卧上面。钟惠韵的懒惰,造就了绿叶也可以睡到日上三竿。这半个月下来,一向勤快的绿叶也染上了睡懒觉的坏习惯。

  “什么事啊,公主?”绿叶睡眼惺忪,明显是没有睡醒的样子。

  “快起来,冉将军来了,快过来帮老娘穿衣服!”说这话的时候,钟惠韵已经爬起来了。如果不是手臂受伤了不方便,再加上这古代的衣衫实在麻烦的紧,钟惠韵早就自己穿衣服出去了。

  “啊?……”绿叶见钟惠韵已经起来了,当下也不敢在贪睡,一骨碌爬了出来。抓起一件衣衫,手忙脚乱的帮钟惠韵穿戴起来。

  外边,冉文武等了许久也不见有人应答,便只好再喊了一声:“末将冉文武,有事求见公主!”

  就在这个时候,一个娇小的人影从里面冲了出来,把冉文武给吓了一跳,差点就拔剑相向了。冉文武定睛一看,这道绿影不就是公主的贴身丫鬟绿叶么?

  “绿叶姑娘,看你行色匆匆,是不是公主出事了?”冉文武心中一紧,便揪住了奔跑中的绿叶。

  “哎哟,你快放开我,快要来不及了啦。”绿叶也没有看清楚抓住自己的是谁,破口而出。

  听到这句话,冉文武哪里想那么多,下一刻便松开了绿叶的手,转身冲了进去。

  不过,进来之后冉文武就傻眼了。钟惠韵正睡眼惺忪的坐在铜镜面前,头发都还没有来得及梳理,蓬蓬松松的。

  不过,这样子看起来,却给人一种居家小夫妻的感觉。没有公主的高贵和遥不可及。一时间,冉文武竟然看待了。

  “绿叶,今儿怎么这么快啊。”钟惠韵一转身,见走进来的不是绿叶,而是冉文武的时候,脸上满是尴尬。

  再看看自己现在的这副尊容,实在是有些按不忍赌。

  “你……你怎么进来了?”钟惠韵言语娇羞的说道。看见就看见了,钟惠韵也不再躲闪逃避。反正以后结婚了,也是要被这家伙看见了,就当是提前发福利好了。

  这八字还没有一撇呢,钟惠韵就已经想到结婚以后的居家生活了。

  “公主,末将无意冒犯,还请公主降罪。”冉文武也没想到里面是这么一幅景象,早知如此,自己就在外边站着好了。

  “既然来了,那就先坐坐吧。有什么事情,等我洗漱完毕再说。”

  “多谢公主!”钟惠韵的平淡,让冉文武有些难以适应。都说女子的闺房不能随意进出,可是眼前的这位公主貌似没有这个觉悟啊。

  人家都是‘妆未梳成不许看’,可是钟惠韵的反应完全颠覆了冉文武的看法。不仅没有躲避,反而是大大咧咧的把自己美人初醒的样子展现出来。

  不久之后,绿叶菜慢吞吞的端着一盆水走进来。见冉文武已经在里面了,心中虽然疑惑,但是见公主没有说话,绿叶也不敢乱发问。

  梳洗完毕,钟惠韵又叫绿叶把早点也一起端了上来。当然,这其中也少不了冉文武的那份了。

  “冉将军来得早,想必还没有用早膳吧。”钟惠韵把一碗肉粥推到了冉文武的面前,笑盈盈的说道。

  冉文武一脸尴尬的看着钟惠韵,是接也不是,不接也不是。

  “将军堂堂七尺男儿,难道也像女子一样扭捏不成?既来之则安之,本公主都不介意,将军何必介怀。不过是一起用膳而已,有没有什么。”见冉文武迟迟不肯动手,钟惠韵只好出言刺激了。

  “如此,末将就只好从命了。”冉文武一咬牙,便接过了钟惠韵手中的肉粥。

  见此,钟惠韵一阵好气。本公主赐粥,别人感激还来不及呢,怎么到这家伙面前反而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。吃个饭而已,又不是上刑场,至于么?

  早餐,就在这尴尬而又略显暧昧的氛围中结束了。吃饱之后,冉文武才记起自己前来的目的。当下,趁着绿叶出去的功夫,便开口道:“公主,末将此来是有要事与公主相商。之前冒犯之处,还请公主见谅。”

  “将军有什么事尽管开口就是了,本公主能做的决不推辞。”钟惠韵没想到冉文武竟然会来找自己办事,当下想也不想就答应了。

  “其实也没什么,根据前线传来的消息,异族王子信都疏月正在集结兵马,恐怕不日就会来犯。所以,末将想请公主移驾雁城。”冉文武简略的把事情说了一遍。

  “回雁城?将军也一起回去么?”至于去哪里,钟惠韵道没有什么意见。钟惠韵关心的是自己一个人走,还是冉文武跟着自己一起走。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