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顶部
傻嘟嘟手机站:您身边最放心的安全下载站!
  • 安卓最新
  • 苹果最新
  • 最新教程
您的位置:首页 > 教程 > 手机应用 > 正文
 

  乡村野花香完整版阅读资源 乡村野花香大结局免费在线阅读地址,药膏收下他就很不好意思了,毛晓莹一直都很善良,从他小时候就爱没事儿给他塞两颗糖,现在还直接塞钱了,对张威来说他很感动,但是钱他是万万不能收下的。

  乡村野花香小说试读:

  “等收成?今年旱灾严重,你还能收到几颗谷子?”李瘸子毫不掩饰自己的嘲讽。

  柳依还跪在地上,张威的拳头紧紧握在一起,要是他有钱的话,现在会立刻抽出一沓钱甩在李瘸子脸上命令他马上救人,但是他没有。他张了张嘴,发现嗓子干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我……”

  “我有钱!”郭春花忽然喊了一声,将张威已经开口的话生生打断,“不就是五百块钱吗,你赶紧救人,我现在就回去拿钱,李瘸子,要是人死在你这里,我到我妈哪儿告状去!”

  郭春花这么粗鲁很大一部分是得了她老**真传,要知道她妈可是吵遍李家村没一个对手的人,平时嗓门儿也大,随便一哭一嚎效果惊人。

  其实郭春花自己也有点怕她妈,要不然她说话底气会更足一点。

  被郭春花唬住,李瘸子想了想,把水给老李头吊上:“行,那我就等着你的钱送来。”

  郭春花一走,柳依就掉了一滴眼泪下来,嘴里念叨着这份恩情一定会还。觉得很对不起郭春花,柳依无奈地瘫坐在地,看着李瘸子给她公爹挂上药之后人有了清醒的迹象,大大松了口气。

  “嫂子,起来吧。”张威为柳依感到心疼。

  这老李头老不死的,七十好几了别的不行赖活着倒是挺厉害,偏偏柳依为人老实,对他尽心尽力。

  这一点张威也觉得蛮奇怪的,柳依这些年一直守着这老头哪儿也去不了的原因到底是什么,要说李大锤死了之后,她完全可以不管老头子,现在拖着这么大一个拖油瓶过日子,把自己也弄得苦不堪言,何必呢?

  张威伸手准备把人扶起来,谁知道柳依已经准备自己站起来,他的手不偏不倚正好抓到她的胸上,那丰满坚韧的手感让张威为之一愣,很快他就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,心里一惊。

  “还愣着干什么,把手给我收回去。”柳依一巴掌打在他的手腕上,谁知道张威被她这么一吓唬,反而下意识地收了收掌心,将她的柔软捏了捏。

  一股酥麻感瞬间传开。

  柳依立即往旁边靠了靠,不想被人看出来他们之间气氛不一样,其实她是觉得舒服的,最近可能是大姨妈要来了,胸前那两对肉一直涨得很,被捏了捏那种满胀感似乎有所缓解了。

  可现在不是办事儿的时候,柳依瞪了张威一眼:你个小兔崽子,就这么心急?

  “给我老实点,办正事儿呢!”

  张威则是表示自己很冤枉,他又不是故意的,不过手感很不错,没想到柳依保养得真好,他看了看自己手掌心,说:“嫂子,你这儿真带劲。”

  “滚蛋!”

  两个人都没注意到,床上的老李头已经醒了。

  “威儿,你跟我来一趟。”毛晓莹忽然猫着腰进来,抓着张威的胳膊往后院走,左右看看没人才从怀里掏出一盒伤药来带到张威手里。

  “婶儿,你这是干嘛呀?”

  “你看看你的脚,用这药抹抹,伤口也好得快一点。”毛晓莹心疼地说。

  被她说起,张威才注意到自己刚刚一着急打着赤脚就跑出来了,上面被划了道小口子。他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一路过来没觉得痛,就算痛了他也不会为了这点小伤就拿药,村里人哪里这么矫情。

  “婶儿,不用了,小伤。”

  “我让你拿着就拿着。”毛晓莹很坚持,把药膏塞给他之后,又把袖子里藏的钱抽出一张来递给他,“自打辉叔没了,你就一个人生活,一个大老爷们儿日子肯定过得糙得很,婶儿平时没什么空,既然今天你来了,我就给你点东西,这点钱你拿去买点肉吃。”

  “我不能拿你的钱。”

  药膏收下他就很不好意思了,毛晓莹一直都很善良,从他小时候就爱没事儿给他塞两颗糖,现在还直接塞钱了,对张威来说他很感动,但是钱他是万万不能收下的。

  悄悄收女人的钱,他做不到。

  两人僵持不下,一张五十块钱的票子就在两个人手中被推来推去。

  “你真不要?”

  “婶儿我真不要,你留着花吧。”

  毛晓莹拿他没办法,只好把钱放回自己身上,拍了拍他肩膀:“臭小子转眼就长大了,辉叔在下面看到你懂事了肯定也很开心,来坐,婶儿给你把脚洗了,上药。”

  洗脚?

  只见毛晓莹用个木桶从旁边的锅里舀了热水又混了点冷水,提到他脚边。张威愣了一下,看毛晓莹那架势是要亲自给他搓脚了,他一个大男人用不着这么精致,拿冷水冲一下就好。

  无奈刚刚他已经拒绝过毛晓莹一次,再开口就显得很不近人情了,况且不等他开口,毛晓莹已经蹲下把他的脚放水桶里了。

  张威没被人伺候过,被人抓着脚就跟抓住了脖子一样浑身不自在,试图把脚抽回来。

  “臭小子,动什么动,伤口洗一下才好上药,正好我前两天回了趟娘家带了两双新鞋回来,看你的脚应该能穿上。”

  这……

  毛晓莹的每一句话都让张威心里暖暖的,跟毛晓莹说的一样,自打收养他的李辉死了,张威就一个人生活,日子过得糙得很,再加上他平时吊儿郎当痞里痞气大家也不怎么过问他。

  这会儿被她安慰和关心,张威难得地有了流泪的冲动。

  他低下头,看着蹲在自己脚边的毛晓莹,忍不住叫了她一声。

  “干嘛?叫得跟我死了一样。”毛晓莹仰起头冲他笑了笑。

  居高临下的角度,张威正好看到她敞开的衣领里美好风光,虽说比不上柳依年轻,但毛晓莹的身材也是保持得很好的,李瘸子经营诊所挣了几个小钱,也没让毛晓莹干什么农活,所以她的手上一点茧都没有,握着他的脚的时候柔柔软软的,格外令人安心。

  张威看着毛晓莹的笑脸,忍不住感慨一句:“你真漂亮。”

  “噗,你个小崽子,从哪儿学的哄人的话?”毛晓莹加快了手里的动作,将他的脚握住按了按。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