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顶部
傻嘟嘟手机站:您身边最放心的安全下载站!
  • 安卓最新
  • 苹果最新
  • 最新教程
您的位置:首页 > 教程 > 手机应用 > 正文
 

  厂妹的秘密免费阅读 柳如梅王云峰小说全文app在线阅读下载地址,我心里想着柳如梅明天会穿着这个小布料上班,而且她还会在我面前走来走去的,心里就一阵得意,那种兴奋劲就别提了。

  厂妹的秘密小说试读:

  这股邪恶的念头一起来,就压不下去了,直往脑袋里窜,身体热的像火炉一样,心脏嘭嘭的跳着。

  我今年都快二十了,对女人的身体有着强烈的渴望。

  在这里上了两年班,也没处个对象,一个是因为性格有点内向,不太愿意说话,再就是因为穷呗,手里也没个闲钱,拿啥处对象。

  别看柳如梅尖酸刻薄,可是她的身材那是没的说,****,非常有料,尤其是回到了家里,穿的那叫一个浪。

  洗完了澡就穿个小短裤在家里晃荡,而且这女人最近还在家里练上了瑜伽。

  看着她摆的一个个动作,我鼻子就发热,她好几次都发现了我在偷看她,免不了她一顿训斥,说什么烂泥扶不上墙啦,说什么癞**想吃天鹅肉啦。

  我心想,我倒是不想看,可你也别穿的那么骚气啊。

  这女人每每从我身旁走过,都会刮起一阵香风,我特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觉得那股香味都进入到血液里边了。

  我回过神来,那种念头再也控制不住了,于是就把目光对准了阳台。

  阳台上晾着她的衣物。

  我小心翼翼的跑到阳台上,飞速的拽下她的小内内,揣进了兜里,然后走进了卫生间。

  关门,插门,动作利落,一气呵成。

  然后我坐在马桶上,心里嘭嘭的直跳,手里掏出那一小团布料。

  我有时候真是怀疑,为啥女人的这东西这么小,还没有巴掌大,真能兜住女人的那块儿?

  当然这个疑问仅仅一闪而逝,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,心里的邪恶念头早就把我给吞噬了。

  我直接把裤子脱到了脚踝处,眼睛盯着那块蕾丝的小布料,深紫色带着花边,给人一种神秘感。

  我把小布料放在鼻子里闻了闻,有一种女人的香味。

  她让我洗衣服,我如果看着不脏,就拿清水过一遍,她也不知道。所以这个小布料上还残留着她身上的味道。

  我艰难的吞咽了几下口水,感觉嘴唇有些干,就用舌头舔了舔,可是却舔到了小布料上。

  一瞬间就跟火山爆发了一样,脑海中迅速形成了一幅幅的画面。

  我想象着柳如梅被我一点点剥光的场景,然后就是把她按在床上疯狂的蹂躏。

  我会一边蹂躏她一边咒骂她,她在我的身下就和小绵羊一样不敢反抗。

  我激动的身体都颤抖了,口齿之间咀嚼着那种沁人心脾的味道,双腿之间的玩意悚然挺立。

  然后我把小布料握了下去,用我的黄金右手不断的摩挲着。

  说实话,这种方式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,我尝试过很多次,最终才知道原来这样会带来意想不到的快感。

  后来我才知道,这个行为早就被人们发现了,还取了名字叫***。

  十多分钟以后,我浑身飞速的抖动了好几下,才喘着粗气靠在了墙壁上。

  舒服,前所未有的舒服,放松,太特么放松了。我现在整个人都不想动了。

  我微笑的看着手里小布料上的子孙后代,心里有说不出的快感和犯罪的刺激感,心里免不了一阵得意。

  你柳如梅骑在我脖子上又怎么样,还不是要穿我播种过的小布料?

  正在这时候,传来了开门的声音。

  我想一定是王壮实回来了,我手忙脚乱的把小布料揣进兜里,装作若无其事的走了出去。

  王哥身体摇摇晃晃的,一看就是喝多了,他两只眼睛眨动着,好像在判断这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家一样。

  王壮实在一家工厂当销售员,平时总是天南海北的出差,也不着家,这两天刚好回来。

  不过,我对王哥的印象要远远好于柳如梅,王哥人比较好,对我客气,不像柳如梅一样不把我当人看。

  但是,人没有十全十美的,王哥一喝酒就发酒疯,吵吵嚷嚷的,说着自己多不容易,在外面给人家当牛做马,跟个二孙子一样。

  就因为这个,两口子经常吵架,每次碰到这种事,我都直接出去,等半夜了才回来睡觉。

  哎呦,小峰啊,咋还没睡呢?王哥笑嘻嘻的问道。

  我心想今天王哥心情不错啊,挠了挠头说道:哦,刚给梅姐洗衣服来着,这就睡了。

  我感觉脸上火辣辣的,毕竟刚刚做了坏事,但是王哥喝高了,也没看出来。

  他嘴角翘了一下,*,等会看我怎么搞她。

  然后,他就提拉着皮鞋,一边解着领带一边走进了卧室。

  我缓缓的呼出一口气,赶紧去阳台把小布料放到衣架上了。

  我轻车熟路,小布料是湿的,第二天干了以后也不会有什么异样,这种事我没少干,所以有点经验。

  我看了一下,觉得没毛病了,应该不会被柳如梅发现,这才回到沙发上。

  我心里想着柳如梅明天会穿着这个小布料上班,而且她还会在我面前走来走去的,心里就一阵得意,那种兴奋劲就别提了。

  我刚要躺下,就听见了卧室里传来了声音,王壮实,你给我滚开,一身酒气,别碰我。

  哼,不让我碰你,难道让小峰碰你?你个小搔货。

  放**的屁,老娘会让他碰我?我烦他都烦不过来。

  声音比较小,但是我听到了我的名字,于是好奇的靠到了门边上。

  我刚想仔细听听,但是里面却没动静了,然后就听见啪的一声,柳如梅哎呦的叫了一下。

  我以为王壮实又在打他女人了,这家伙一喝多就容易动手,但是我可不敢管,当我刚想要转身离开的时候,又听到了柳如梅的声音。

  你个死鬼,打我那里做什么?

  嘿嘿,你不就喜欢这个调调吗?

  过了一小会,我就听到卧室里传来了床铺的声音。

  支呀支呀……

  然后只听摇晃的声音越来越大,频率也是越来越快。

  哎呀,死鬼,你轻点啊,喝了几斤马尿就来劲了是不是。

  老婆,说,我厉不厉害……王壮实哼哧哼哧的问着。

  柳如梅的声音渐渐求饶起来,而王壮实则是获得了强烈的满足感,更加来劲了。

  我脑海中出现了柳如梅的那种画面,某个地方再次不安分起来……

相关文章

网友评论